露从白

啊!!!

[少侠x燕南飞]克制

http://imglf0.ph.126.net/wKtwiY4gTlW0qnjTrZjWjg==/6632472941561372826.png

我要怎么向大家解释我喜欢的不是电视剧里的那个人啊!!!

【公子羽x燕南飞】有刺

一并放飞自我了(。)

我一直在想一个很严肃的问题……燕南飞的簪子,到底是别人送的,还是哪来的………

http://www.changweibo.com/downLoadImgUrl.php?img_url=http://baiduapp.changweibo.net/user_img/2016/0807/02440310646.png

【少侠x燕南飞】咫尺天涯

微博被屏了无数次,忍无可忍,明明也没什么!

很多很多的私设,只有一点点肉渣。

保险起见还是上码好了:http://monai.mobi/chunge/

本来想写粮食向,结果稍微放飞了一点……就当是我的一点私心吧(。


真武弟子向来一往情深。笑道人师兄有个秘笈,他一字一句地把曲无忆对他说过的话记下来,害怕自己会忘;少侠也有一个秘笈,不过就放在他的心上。他把燕南飞说过的话全部一笔一画地刻下来,生怕漏了一句,就错过了他的整个江湖。

 

【我燕】咫尺天涯

 

1.

人的一生能有几次亲眼目睹命案而毫发无损?

这世上又有几人能在命案现场初逢一生所爱?

这大约是少侠记忆中最清晰的一场初遇了。血玲珑自尽当场,燕南飞查看尸首后略作沉吟,抬头冲初出江湖的毛头小子抱拳一笑。这个笑容有如拨云见日,烬中取火,缠绕了他后半生的纠结不舍,自此而来。

 

2.

少侠赶路经过化清寺的时候,不觉在马上踢了一脚蹬子。高屋金殿和朱漆红墙在他的眼里急速后退,直到在身后万丈金光中归于虚无。

马上的人无法分心回头去看越来越远的过路风景,脑袋里却断断续续地放着过去的回音。

就是在那个地方,燕南飞第一次带他俯瞰了“江湖”。

风过树梢,正是适合观景的时候。两人各施其能,一前一后飞速地掠过峰头,燕南飞衣袂上下翻飞,像一只轻盈的紫燕,少侠紧衔其尾,跟随其后。等到两人站定,燕南飞转头看着他,缓缓道:“你且听好。”

燕南飞的声音低沉又温和,像水一样迁就,明明可以惊涛拍岸,卷浪扬沙,在年轻的剑客面前却无限包容。

偶尔少侠也会想,真正让人心动不已的,恐怕是霞晖照映下那人沉静的侧脸吧?

多年之后马背上的侠客才隐约明白,或许那时候的他在朝气蓬勃的少侠身上,看到了他自己不能奢望的光明的未来。那日迎着霞光两人站在佛顶,面对低处苍松翠柏和远处翻腾不歇的云海,红日将燕南飞的影子拉得沉滞又纤长,像一根铁链,把他锁死在无处可逃的江湖里。

可是那时候,年轻人什么都不知道。他那时只有满心的欣羨和仰慕,像只破了壳的雏鸟,燕南飞在何处,他的眼睛就追随到何处。

 

3.

少侠在花朝节的时候,又遇见了燕南飞。几句寒暄毕,两人一前一后,行在开封道上。

这样的姿势少侠太熟悉了,自打出了师门以来,他从来都是这样和燕南飞相处的:你在前,我在后;你引路,我跟随。他跟他永远有那么小一丈宽的距离,好像一辈子都追不上似的。花朝节已至,半城烟柳春色为飞花银树所掩,所过之处皆是男女的嬉笑声,两个大男人走在处处双栖双宿的人群中,好比一锅甜粽里的两颗咸蛋黄。

背着包袱的剑秀觉得尴尬,走在前面的蔷薇剑倒是无甚表示: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好。

他觉得隐隐有些失落,想找颗石头踢一踢泄泄愤,却又怕眼前人嫌自己不尊重,只得默默地跟在后头。

燕南飞浑然不觉,信步闲庭地往前溜达,忽然笑了一笑,“今年成双成对的可不少,往年我来时,还没见得这么热闹。”

少侠摸了摸鼻子,“是啊。”

“那你呢?如今你也算少年俊彦,喜欢你的姑娘大约能站满开封的官道了吧。”燕南飞笑道。

他脑袋里依次将师姐们娇花似的脸蛋排了个遍,不觉打了个寒噤,连连摇头,苦笑起来:“燕大哥可饶了我吧,喜欢我的姑娘是一个没有,喜欢折腾我的倒是有一大堆。”

大约燕南飞说的那些姑娘,如今还在来人世的路上。

燕南飞又笑了,低下头看着地上的香白花径,随意地伸了伸腿,将它们都踢开去:“将来总会有的。到时候陪你过花朝节的,可不是我这老前辈了。”

他说得又轻巧又随意,像个随随便便就能讲出口来逗趣的玩笑,听的人却一阵气闷。跟在他身边的青年张了张口却说不出半句话,郁郁地闷了半刻,觉得肠子都慢慢地从底下绞起来,花绳一般拧成一团。想要说却说不出的心情像绝世武功也逼不出的毒,让他一阵一阵地难过。

燕南飞走在前面,漫不经心地问:“怎么,你中意的那位姑娘,明年未必肯来?”

少侠迈不开步子,站在原地当木头人。

他慢慢地低下头,轻声地说:“我中意的那个人……只怕我说了,明年就再也不肯来了。”

他说这些的时候,心口怦怦直跳;他希望那个人能听懂,又希望他一辈子也不要听懂。

可是燕南飞好像什么也没听见。他只是很慢很慢地走过木桥,走过花树,走过淙淙流水,然后才忽然发觉身后的人还没跟上来,便站在原地不动了,远远地等他过去。

少侠只好跟了上去。

之后他们又谈了很多不相干的事情,在满城飞絮中渐行渐远。

于是那时他想说的话就像一树银花一样轰然飘散了,在那个很暖和的春天,慢慢地连一点痕迹都没剩下过。

 

4.

云来镇的山顶风很大。朝来云雨,晚来高风,都让毫无防备的人遍体生寒。

何以祛寒?那就喝酒吧。

这种天气确实适合喝酒。明明是冷的液体,进到喉咙里就变成一团辛辣的火焰,霸道地从胸口烧到脚尖,流窜到四肢百骸。燕南飞笑着盘起双腿,袍角懒洋洋地散落在青石板上,像一朵垂着花瓣的深紫色的花。

少侠中规中矩地撩开下摆,面对燕南飞坐下来。在对着心上人装假正经这件事上,他倒是很有一套。白天在双月桥上燕南飞引他为“知己”的话像蜜蜂一样在耳朵嗡嗡乱飞,不但熏得他双耳发红,而且让人徒生烦恼。从武林后辈到“小友”,再从能说得上几句话的普通交情到“知己”,纵然离他肖想的那个目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他表面虽不显山露水,心里却如同翻江倒海,个中滋味,难说与旁人知道。

燕南飞拍开酒封,一面喟然叹道:“大悲赋啊大悲赋,不知上面记录了什么武功,值得明月心倾尽青龙会之力也要得到。”

少侠不疑有他:“燕大哥也对这大悲赋感兴趣?”

那个人探寻的眼神望过来:“你难道不好奇?”

我唯一好奇的人,就是你啊。

少侠看着他坚毅俊朗的侧脸,不觉笑着摇了摇头。

对酌至深夜十分,远山黛色都开始藏入深处深处。他喝得头重脚轻,连眼前酒坛也是晃的。山间风大,身边只有一个活的热源,少侠不由地贴了过去,靠着燕南飞浑浑噩噩消起酒来。因为醉得深,他已经全然忘记了平日里对自己的三令五申,情不自禁地将燕南飞抱了个满怀。

燕南飞醉得也不清,反应慢了半拍,反手推了数次无果,不得不出言道:“老友?”

少侠蹭着他,低声叫道:“燕大哥。”

年轻人紧贴着燕南飞的身躯有着能透过衣物灼伤皮肤的热度,手臂上紧箍的力道让人觉得,这个处处受人照拂的懵懂小辈,在人看不到的地方,已经被艰险的世道锻炼出了一具不坏金身。

他说:“别骗我……”

燕大哥,别骗我……

他不是个孩子了,不是那个在师父抚育下无忧无虑长起来的少年,踏足武林一载,身为侠客微末的直觉让他知道,不是谁都完全可信,分离说不定什么时候都会到来,来得又狠且快。他隐约能猜到那张面具下有他看不见的东西,可是那点长辈般的包容温暖让他贪恋得不肯放手,面对敌手时风刀霜剑般的凌厉又叫他沉迷得抬不起头。这样的人像花一样不长久,但是只要还握在手心里,能握一天就是一天。

燕大哥,有一天你会离我而去吗?

那点贪婪又隐秘的念想,在月黑风高的夜里,在他稀里糊涂的酒后失言里,泄漏得纤毫毕现。

他抓住了那对汗涔涔的手。这对骨节分明的手抱过蔷薇剑,挡过铁蒺藜,也摸过苍山的一草一木,可是想要分开它们高举过主人的头顶,现在却也轻而易举。少侠捏着这对手腕,解开了护腕和指套,神使鬼差地去亲那几个想要奋力逃开的指尖。

他想捏着他的手把一个个关节都松开,从胸口血淋淋地掏出来自己真心实意的证明,才知道那颗心上连筋带肉,写的都是“别骗我”。

燕南飞偏过头,落在他耳朵上的呼吸一顿,尔后沉稳而纵容地松开了手指:“不骗你……”

6L+Z5Lu95peg5Yet5peg5o2u55qE6IuN55m9562U5aSN77yM5oiQ5LqG5LuK5aSc5Y6L5Z6u5LuW5Li65pWw5LiN5aSa55CG5pm655qE5pyA5ZCO5LiA5qC556i76I2J44CC5Lik5YW35q2j5b2T5aOu5bm055qE6Lqv5L2T55u45LqS5L6d5YGO77yM5bCR5L6g5p2+5byA5qGO5qKP77yM6L2s6ICM5Y676Kej5byA54eV5Y2X6aOe55qE6KKN5bim44CC5omL5oyH5q+r5peg56ug5rOV5Zyw5oyk6L+b5bmy5rap57Sn56qE55qE55Ss6YGT77yM54eV5Y2X6aOe57uI5LqO6Zyy5Ye65LqG5peg5Y+v5aWI5L2V55qE5oSP5ZGz77yM5Zyo5LuW6IKp5LiK55qE5omL5oyH5b6u5b6u5LiA5pS2OuKAnOi9u+S4gOeCueOAguKAnQrliJrliJrov5jlnKjkuIDkvqfmjqLlpLTmjqLohJHnmoTpm6rosoLkuI3nn6XpgZPku4DkuYjml7blgJnlt7Lnu4/ot5HotbDkuobvvIzlsLHnrpfmmK/lroPnjrDlnKjov5jlnKjov5nph4zvvIzohJHooovng6flvpflv6vopoHpl63pl6josKLlrqLnmoTlsJHkvqDkuZ/mnKrlv4Xog73lsLHnvp7ogLvlvpfmlL7kuobmiYvjgILkuKTmoLnmiYvmjIfovpfovazmjInljovvvIzlgbblsJTmr6vml6Doh6rop4nlnLDlj43lkJHmkpHlvIDmuKnng63nmoTlhoXlo4HvvIzml6DluIjoh6rpgJrlnLDlr7vmib7pgqPkuIDngrnmnaXlj5bmgqblsIbopoHlvIDmlL7nmoTmnoHkuZDkuYvlpITnmoTkuLvkurrjgILku5bovazlpLTljrvnnIvnh5XljZfpo57vvIznur/mnaHlhrfnoaznmoTohLjpg6jova7lu5PlnKjmnIjoibLkuIvnq5/nhLbmmL7lvpfmn5TlkozogIzov5Hkurrmg4XotbfmnaXvvIzmsZfmub/nmoTpu5Hlj5Hlh6DnvJXnspjlnKjogLPnlZTvvIzlh6DmrLLlpLHnpZ7nmoTnnLznnZvljYrpl63ljYrlvIDvvIzllIfop5Lmir/lvpfmnoHntKfvvIzku7/kvZvlkqznnYDniZnlhbPjgIIK5bCR5L6g5b+D6YeM56qB54S25aeU5bGI6LW35p2lOuaXoueEtuS9oOS4jeWWnOasouaIke+8jOS9oOWPiOS4uuS7gOS5iOWSjOaIkeWBmui/meenjeS6i+aDhT8K5oOF5LqL5bm26Z2e5L2g5oOF5oiR5oS/77yM5YCS5pu05YOP5piv5LiA5Zy65q+U6LCB5YWI5pyN6L2v55qE5paX54ug44CC5bCR5L6g5bmz5pe25Y+q5Li66Ieq5bex6Ieq5riO6L+H5Yeg5qyh77yM57uP6aqM5LiN5aSa77yM5omL5q6155Sf55aP5Zyw55So5Y+m5LiA5omL56yo5ouZ5aWX5byE54eV5aSn5ZOl6ZqQ6ZqQ5pyJ5Lqb5Y+N5bqU55qE5Zmo54mp5YmN56uv44CC5LiN55+l5piv5LiN5piv5aSq5LmF5pyq5pu+5Y+R5rOE55qE57yY5pWF77yM54eV5Y2X6aOe56uf54S25Lmf6KKr5pKp5ouo5b6X6LW35LqG5Y+N5bqU77yM55qx552A55yJ5aS05rOE5Zyo5bCR5L6g55qE5omL5Lit44CC5bCR5L6g5rK+5LqG5LiA5omL55m95rWK77yM6ISR6KKL5LuN6Lef5rWG57OK5LiA6Iis77yM5omL5oyH5Zyo5YiG5piO55qE6IWw57q/5aSE56e75Yqo44CC6YKj5Liq5Lq656e75byA5LuW55qE5omL77yM6IO46Iab6LW35LyP77yM5bCR5L6g5LiA5omL6L+Y5Zyo5LuW5L2T5YaF77yM5LiA5omL6buP5rWK5LiN5aCq77yM5oSf6KeJ5b+D6Lez5oSI5Y+R5b+r5LqG6LW35p2l44CC6YKj5LiA5aSE5pyJ5oSP6K+G5Zyw6IiS5byg6IiU6IiQ552A5LuW5L+u5Ymq5b6X5bmz5ruR5ZyG5pW055qE5oyH5bCW77yM5LuW5b+D54y/5oSP6ams5Zyw5Lmf6Kej5byA6Ieq5bex55qE5LiL6KOk77yM5bCG5bey57uP5YuD5Y+R55qE6Ziz54mp6YCB6L+b5LqG6L+Y5Zyo5pS257yp55qE5rip54Ot5YWl5Y+j44CCCueHleWNl+mjnuWTvOS6huS4gOWjsO+8jOWwkeS+oOWNtOiHquinieS7v+S9m+i/m+WFpeS4gOWkhOa5v+eDre+8jOaBqOS4jeW+l+WwhuWFqOi6q+mDveaKvemAgei/m+WOu+OAguS7luacrOaYr+esrOS4gOasoeWSjOS6uuWBmui/meagt+eahOS6i+aDhe+8jOWujOWFqOS4jeefpemBk+WmguS9leaJjeiDveiuqeW9vOatpOmDveWwveWFtO+8jOWPquefpeS4gOWRs+aoquWGsuebtOaSnuWcsOmhtuW8hO+8jOS5n+acieWHoOasoeaBsOWlveinpuWIsOaVj+aEn+WkhO+8jOeHleWNl+mjnuiZveeEtuaegeWKm+WbnumBv++8jOS9huWbm+iCouiCjOiCieS5n+S4jeWPl+aOp+WItuWcsOe7t+e0p+OAguS7lue0p+e0p+aKseS9j+WvueaWue+8jOWKoOW/q+S6huWGsuWIuueahOmAn+W6pu+8jOiEkeWtkOmHjOern+W/veeEtui1t+S6huS4quW/teWktDrlpoLmnpzkuIDovojlrZDov5nmoLfor6XlpJrlpb3jgILlj6rmmK/ov5nlv7XlpLTkuIDmmYPogIzov4fvvIzkvr/lho3kuZ/lr7vkuI3nnYDouKrov7nkuobjgIIK5b+r5Yiw57uT5p2f5pe25LuW57Sn57Sn5pCC552A6YKj5Liq5Lq65Yqy55im5pyJ5Yqb55qE6IWw77yM5oSf5Yiw5a+55pa554yb5Zyw5ZCR5LiK5LiA5oyj55qE5byn5bqm77yM5ZCO5pa55p+U6L2v5LmL5aSE5b+954S257ue57Sn77yM5LuW5rKh6IO95b+N5b6X5L2P5Yay5Yqo77yM5Lmf5YyG5YyG57y05qKw77yM5YWx6Iez6auY5r2u44CC

四野星垂,空气里有种叫人心动意摇的气味,偏偏今宵良夜过后,这心动意摇说不定要变作胆战心惊。不省人事的少侠完全不知是非,眼睛亮晶晶的,像浸了一层水,他低着头把下巴搁到那个人的肩上,轻声道:“燕大哥,我……真高兴。”

然后他感觉有个人轻轻地叹息起来,不由分说地蒙上了他的眼睛。

欢愉之后的离别不作二想,但此刻他还在梦里,所爱即在咫尺,他拥有一线江湖。

5.

到很久以后,少侠终于不再是个少侠了。他带着两三小徒,傍着一身武艺,背着剑走遍四方天涯。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终于也到了可以被人称呼一声“大侠”的年纪,他走过很多地方的路,见过很多地方的人,开始逐渐知道这世上其实并不是非黑即白,很多时候,骗人与被骗都是无可奈何的事情。

但是他还是学不会撒谎,无论是对自己,还是对别人。

他的小徒弟是个天真烂漫的姑娘,全然不知道世道险恶,听着那些江湖中男男女女的是非恩怨长大。有一天他们并肩坐在山寺的石槛上,她突然托着腮问:“师父,心里有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呀?”

他促狭地笑起来,知道这个孩子是起了别的什么心思,眼角不觉笑得起了皱纹:“嗯……你听过哪吒闹海没有?”

“听过,师父可别把我当成个孩子啦。”

“那你知道,哪吒是怎么折腾那龙王三太子的?抽了他的筋,扒了他的皮,把他像涮锅似的涮死在海涂上。你要是真心里有一个人,那就跟闹海一般了,不把这人抽筋扒皮似的挖出来,永世都不得超生啊。”

“师父净说些怕人的吓唬我。”小丫头撒娇地挨蹭着他。

“等你将来真疼起来,你就知道了。”

顶小的、他最宠爱的徒弟转过头去吐了吐舌头,忽然问道:“那师父……以前心里住过什么人吗?”

他愣了一下:“我嘛……”

有那么一瞬间,仗剑天下的侠客内心感到恍惚。

他已经很少有被人问到词穷的时候了。云烟万里,阳光灿烂,照见他鬓角时,有细微的银丝一闪而过。他也忍不住问:上一回想起自己心里住着的那个人,是什么时候?

是在苍山上毫无期望的等待?

还是面对古陶镇亘古不变的月色时的茫然?

在我被年复一年的相思磨得鲜血淋漓的时候,不知你有没有想起过我?

那个人好像永远都会从什么地方神不知鬼不觉地冒出来一般,一别经年,音讯犹在。

 

少女一头雾水地看着他:“师父?”

“有。”他笃定地说。

只是如今阴阳两隔,远在天涯。